资讯信息站

Consulting information station

第一手
资讯帮您前瞻当日交易动态

Provide the latest news every day

<< 返回

美国就业人数竟虚增50万人,特朗普又有借口要求降息了?

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看似决策科学,一切以数据为基础,但关键问题是底层的数据本身,人为控制的空间就很大。

刚刚美国劳工部“承认”,通过与失业保险报税数据比对后发现,2018年3月至2019年3月报告的非农就业人数虚增了超过50万人,修正人数创出历史之最。

如果将修正人数平均回溯到每个月会发现,在被修正的时间段内,原本非农就业人数有7个月是超预期,如果减去每月平均“需增”的约4.2万人,那将仅剩3个月是超市场预期的,而且会造成连续超过半年低于预期的消极情况。

显然,当时若没有“虚增”的这50万就业人数,对于整个美国经济的预期和情绪,以及美国股市会是巨大打击。

美国是怎样做到“科学”虚增就业数据的?

如果……

假设从一开始这50万非农就业人口没有被“虚增”,那对于市场的打击会是巨大的。

2018年3月至2019年3月的12次非农就业数据中,有7次超过市场预期,5次大幅不及预期。如果按照12次共虚增50万人来计算,平均每月虚增近4.2万人。若将这4.2万人从每月非农就业数据中减去会发现,7次超市场预期将变为3次,并连续出现半年以上的不及预期现象。


图:2018年3月至2019年3月美国非农就业公布值和预期值

美国对非农数据的“操纵”

美国对就业数据的修正都是名正言顺的,因为这本身就是基于其数据收集的“缺陷”。

美国非农就业数据是美国劳工部每个月对雇佣非农人口的机构,进行的岗位增减情况的抽样调查。既然是抽样调查,就不免与实际值产生差距,这就是美国非农数据大幅调整,但仍被接受的“科学道理”。


但这一回的调整创下历史记录,稍微有点过分。


图:修正前后的非农就业数据曲线


此外,如果是因为抽样调查有误差在所难免,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;但非农就业的统计方式自1939年创立以来就没有过任何改进,那就有很大人为成份了。


1939年还是美国加入二战之前,现行全球秩序尚未建立之时,到如今劳动力市场的情况早已沧海桑田。


过去与现在最显著的一个变化是,当时是“一个萝卜一个坑”——一个工作岗位就意味着一个就业人口,而现在是“一个萝卜几个坑”——一个所谓的就业人口可能干好几个岗位。而非农就业统计仍在对岗位进行统计,不顾现实情况,其结果就是大量“虚增”就业。


一个数据就能很好地说明这一问题:在6月非农就业人数增加22.4万的背后,是当月美国干两份工及以上的人口暴增30.1万人,创下历史新高。也就是说,仅仅这类多出的岗位就足以“完全解释”非农增加的24万个“岗位”。


图:6月份打多份工的人数增长创出历史新高(蓝线)


同时,劳工部自己发布的修正数据,本质上也是承认了这一问题。


图:就业数据修正的行业分布

从数据中可以看出,修正量最大的要数零售业、宾馆餐厅服务业和专业、商业服务业、再就是教育和医疗服务业。这四大类都属于“一个萝卜几个坑”的行业,零售和宾馆餐厅服务业很好理解:上午在H&M卖衣服,中午和晚上去餐厅端盘子,而专业、商业服务这一类别看似高大上,实际上是美国劳工部对“自雇人士”的分类,这些自雇人士里包括了装修工、水管工(专业人士)以及会计、设计(商业服务)这些必须自己找活,实际可以同时打几份工的工作岗位;而教育和医疗服务业里面包括了很多幼儿园和小学的临时工助教(“正轨教师”有工会保护,所以大量“教育界人士”在美国属于临时工)以及看护老人和残章人员的护工(他们被划为医疗服务业)。

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大规模的修正,是因为这次对照的数据是个人报税记录——非农数据是以岗位为对象,而报税记录是以人为对象,大量的数据压缩实际上是剔除了大量一个人干几份工的“水分”。

不仅仅是水分

同时,被压缩就业量不全都是“一个萝卜几个坑”的水分,里面还有一些真的失业数据:在短时就业后又失业。(报税记录里还有申领失业金的情况)


非农数据和失业率经常会有让人匪夷所思的矛盾:非农数据暴增的同时,失业率却在上升。美国媒体最喜欢的解释是:因为就业市场实在是太火爆太好了,“吸引”了大批原先放弃就业的人口进入劳动力市场,所以导致失业率上升。


这种解释本身就充满了矛盾。首先美国官方的失业率数据的口径是:积极找工作的无业人员/总劳动力。具体而言:第一、找不到正式工作而打零工和兼职工作、或每周无偿工作超过15小时的,都不算失业人员;第二,因长期找不到工作而放弃的也不算失业人员——只有在最近4周内尝试过找工作的无业人员,才算失业人员,即超过4周没找到你就算是“放弃了”,不算在失业率统计范围之内。


如果是放弃就业人口进入劳动力市场,那这群人要么找到了工作算到就业人口里面去,要么就没找到工作,仍然不计入失业率统计。所以,失业率上升根本就无法用原先“无业人口”进入劳动力市场来解释。失业率上升的解释只有一个:失业人口在增加。


口说无凭,数据为证。


美国劳工部的另一个口径的就业调查显示(该口径是对住户的调查,而不像非农是对雇主的调查),自去年12月以来,失业人口数量减少了超过40万人,同时就业人口也下降了近20万人。表面上看起来又是充满了矛盾的数据:为什么失业人口减少了40万同时就业人口下降了20万?因为这里的失业人口的标准跟失业率的统计标准是一样的:你超过一定时间没找到工作就不算失业人口了,所以上面看似两个应该互相抵消的矛盾数据,应该用加法来处理,即美国自去年以来净失业人口近60万!


其他“硬数据”也证明了美国人大量净失业的事实:美国劳动参与率随着过去10年的经济复苏在暴跌。


图:美国劳动参与率变化(这个比率非常直接:有工作的人/所有适龄工作人口。相比于其他就业数据,较难用所谓统计口径进行操纵)美国劳动参与率的下降并非因为适龄人口减少(分母萎缩)造成了,作为相对年轻的国家,美国的适龄劳动人口实际在不断增加。



图:美国适龄劳动人口数量变化


Novox